Foreword
Editorial
Acknowledgments
Credit
Quick Links:
About this site

 

 

一九八五年,華仁出了一位仁兄,他的名字是李德誠。十年後,他致力研究產前產後抑鬱症,並取得了驕人的成果。但他仍然依舊的低調、踏實。也許,因為他是「華仁仔」。

李德誠師兄並沒有在華仁唸中七,因為他中六時被中文大學收錄為「暫取生」。接著是六年的醫學院生涯。之後,他當了一年實習醫生,然後到了英國劍橋大學接受一個精神科的訓練計畫。就是這樣,他踏出了成功之路的第一步。
   數年前,他與婦產科合作研究過產前產後抑鬱症,使到中文大學在這項目上成為世界最頂尖的研究中心,研究報告亦被發表於一些世界權威雜誌。現在,他正在與美國哈佛大學合作,更深入地進行一項關於產前產後抑鬱症的研究。「我現在最希望的是這次研究能夠有突破,衝出世界!但這並不是那麼容易。做研究就好像走進了一個未有人到過的森林,哪裡是河、哪裡是山、哪裡有沼澤、哪裡有深谷,無人得知,需要一路摸索。當找到一些不為人知的資料,然後公諸於世,感覺就好像畫出了這個森林的地圖,有很大的成功感。」

      
click to enlarge

   李師兄身兼數職,除了做研究,身為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副教授的他又要教學生。他亦有替病人看症。經常要對著一些精神有問題的人,會否對他的心理上有甚麼影響﹖他說:「有影響,是正面的影響。從這些病人,我可以看到人生路上有甚麼陷阱,看到人性的弱點,從而學習如何活得開心,活得自由。」他覺得精神科比內外科更有挑戰性。「精神科醫生需要的分析能力、診斷能力較高。面對著精神病人,我不能揭開其腦蓋知道他在想甚麼。每個病人都不同,每一個都是挑戰。通過病人的故事去了解他面對的問題,好過癮!」
   李師兄心目中的好醫生需具備四個條件:(一)不能太笨(二)要了解病人感受,但不可影響判斷(三)誠心想幫人(四)醫者父母心。他有一次看見一個見習醫生開了三種藥給病人,卻沒有查清楚究竟那三種藥會否有互相排斥的情況出現。李師兄很憤怒,他問那見習醫生,如果那病人是他的家人,他開藥會否如此魯莽﹖李師兄覺得「醫者父母心」很重要。那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好醫生嗎﹖他答:「我仍在學習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