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eword
Editorial
Acknowledgments
Credit
Quick Links:
About this site

 

 
 
  他穿著粉紅色上衣迎接我們,手拿一個紅色膠袋,裏面有數罐可樂,給我們一人一罐,自己也大口地渴著,又問我們可吃過早餐,說要帶我們到附近的大排檔去試試,完全沒有虛偽的客套。

真沒天份

   「我P6(九華當時入學是Primary 6)時想參加童軍,但成績不好,老師不批准。到了中一,我成績好了,老師邀請我加入,我偏又不參加。我就是這麼一個性格。」訪問一開始,曹博士憶起華仁舊事,不經意地他已說得忘形。他記得自小就愛造一些科學的小玩意,「我們讀書時沒多少錢花。如果乒乓球裂了,就把碎片溶在天拿水裡製成膠片溶液,用來修補其他裂了的乒乓球。」曹博士中學時參加了很多活動,對甚麼都有興趣,如戲劇、辯論、體育等,他甚麼都愛試,唯獨音樂是最弱的一環。「那時的學生喜歡哼英文情歌,我不時自問:人為甚麼要把自己困在這個情情愛愛的角落裡?為賦新詞強作愁,不也太小天地了嗎?,我很不屑。」考音樂試,博士考樂理得到九十多分。到考口試,神父聽過一回他唱「山頭老鼠呀」之後,讚他有一把Nice Voice,然而卻要他再唱一次。誰知,他唱的仍是「走音」不改。結果,音樂平均分得六十多分,即是口試只得二三十分,「哈哈﹗音樂是就是我的盲點,真沒天份!」博士無奈地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click to enlarge